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全球汽车资讯网

王传福为什么对自动驾驶的态度会如此审慎?

2023-4-4 10:38| 发布者: wdb| 查看: 307| 评论: 0|来自: 全球汽车资讯

摘要:   早在2019年的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现场,王传福就率先提出:“在变革过程中,电动化其实只是上半场,智能化才是下半场,是真正的大仗、大变革。”   2022年6月8日,比亚迪召开2021年年度股东大会。   王传 ...

  早在2019年的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现场,王传福就率先提出:“在变革过程中,电动化其实只是上半场,智能化才是下半场,是真正的大仗、大变革。”

  2022年6月8日,比亚迪召开2021年年度股东大会。

  王传福在会上再次重申,新能源汽车的上半场是电动化,下半场是智能化。公司在智能化领域,会像在电动化领域一样,将所有核心技术打通,并充分验证。

  在自动驾驶方面,比亚迪会坚持符合法规要求,联合国内外有优秀资源和能力的伙伴进行合作,提升驾驶安全。

  但是,在2023年3月29日的2022年度财报会议上,对于市场热议的自动驾驶技术,王传福却表达了“看似相反”的观点,“在没有国家法规的支持下,目前市面上很多自动驾驶技术无法适用于路面,完全处于被资本裹挟的局面。自动驾驶是个虚头巴脑的东西,只有高级辅助驾驶才是实实在在的,而且是有市场的,但是也不要对它期望太高。”

  这个耿直的表态,一下子戳到了鼓吹自动驾驶将在三年内落地的利益相关者的肺管子。

  可是,先不要喷,等你真正理解了本土汽车市场的竞争态势,听懂了船夫哥的“快鱼吃慢鱼”和对高阶辅助驾驶的定位,也许你就明白了船夫哥现阶段对自动驾驶的“审慎”!

  国内的电动汽车市场到底发展到什么阶段了,不同的大佬有不同的看法。

  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表示“现在只是万里长征走出了第一步”,表现不佳的岚图的看法是“现在只是马拉松比赛的前100米”,表现还可以的蔚来表示“淘汰赛将于2024年开打”,成绩亮眼的理想汽车则表明:“2023年将经历残酷的淘汰赛”。

  在3月底这次财报电话会议上,船夫哥明确表达了与李想“英雄所见略同”的观点:新能源汽车渗透率已经迈过了35%这个大关,今年就是淘汰赛阶段。

  燃油车价格已经崩塌,电动车价格战打得很多车企哭爹叫妈,在这种形势下,不是淘汰赛还是你侬我侬的友谊赛不成?

  船夫哥说,要根据市场变化、对手变化做出快速应对,别人打出一张牌,你第二天就要打回去,这个时候讲究的是“快鱼吃慢鱼”,而不是“大鱼吃小鱼”。

  淘汰赛阶段,生死存亡之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有什么温情可讲?

  拿着若干年后才能落地的自动驾驶,能救得了这两年的急?如果这两年的淘汰赛都挺不过去,还谈什么长期主义?

  《东邪西毒》里,欧阳锋对洪七公说过类似的话:你可以坚持自己的原则,但是我告诉你,肚子很快就会饿的!

  不过,依然有人认为船夫哥的表态不仅来自对自己制定战略能力的迷之自信,更主要的原因则是比亚迪的自动驾驶起步晚,只能活在蔚来、小鹏、理想、华为等第一梯队的后视镜里,打不过人家才要逞一逞口舌之利。

  此言大谬也!

  作为最早提出智能化是下半场决胜关键的全球销冠,比亚迪当然没有放弃以高阶辅助驾驶为代表的智能化。

  断章取义是抨击者的拿手好戏,但是,很多人没有发现这场论点的交锋里,大佬想向小白们透露的含义在于:人类现阶段需要的是可以让驾驶更轻松的“高阶辅助驾驶”,并不需要完全没有方向盘和刹车的“自动驾驶”。

  人类到底需要的是“自动”驾驶还是“高阶辅助”驾驶,这一点当然是有争议,但大家形成的共识则是:蔚小理华第一梯队、比亚迪吉利等第二梯队,现阶段搞的都是高阶辅助驾驶。所谓“自动驾驶”,不过是在向资本喊话。

  比亚迪在高阶辅助驾驶上的落后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但是现在,比亚迪已经把它上升到了相当高的优先级。

  要知道,2021年,比亚迪的研发支出只有106亿,研发人员4.04万,而2022年的研发投入就猛增到了202亿,研发人员也增长到近7万,在安全刀片电池、DMi超级混动、e平台3.0、IGBT等大块头的研发已经完成的情况下,你觉得比亚迪还能在什么领域投入那么多人、花掉那么多钱,当然是高阶辅助驾驶为代表的智能化!

  理解了快鱼吃慢鱼,明白了连特斯拉搞的都是高阶辅助驾驶,你也就了解了船夫哥对自动驾驶的“审慎”!